如月之恒如风

我爱Drarry

【长得俊】不可以喜别人

可恶粥-:

前文链接放上,超级甜文!希望太太们喜欢!!!


http://keezhou.lofter.com/post/1f92c755_ee8e3449







“林彦俊真的很难控制。”


尤甜心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清晰入耳,林八哥感到很是委屈。


刚从哈利波特那边出来,林彦俊买了一把斯内普同款魔杖,经过许愿池的时候林彦俊心想着我能不能在这里施个法。


林八哥很幼稚地闭上眼睛,偷偷挥了挥手里的魔杖,嘴里还biubiu两声,在心里默默念咒。


老天爷啊,让尤长靖喜欢上我吧!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的队友都不见了,连那个穿着绿绿衣服的小兔子尤长靖也不见了踪影。


什么鬼!这个咒语这么不灵的嘛老天爷!


林八哥赶紧去找尤长靖,脸帽子被风吹歪了都来不及管,把自己是个干净洁癖的处女座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环球影城很大,不过自己只是偷偷许了个愿,其他人应该不会走的很远。


林八哥匆忙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脚步。


哇,这个店里卖的兔子雪糕真的有在像尤长靖的哎。


“我找到他了,别急别急。”熟悉的马来口音从前方软软传来,林彦俊回过神来,抬眼看过去。


穿着绿色条纹上衣的尤甜心怀里抱着他最爱的海绵宝宝,两只眼睛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像是盛满了星光。


说起这个海绵宝宝,林八哥又有点生气。


给蔡徐坤喂了水,给范丞丞喂了水,难道就看不到他身边的林某某吗!!!


我林酷哥故意不买水,你难道不能动脑子想一想是什么意思吗!!!


我都那样盯着海绵宝宝了,你就不能给我也喂一口?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生气的对象是尤长靖。


八哥发现,只要尤长靖对自己甜甜一笑,自己就什么气也生不起来,除了原谅他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他可以做的。


林彦俊又走神了。




小鬼走过来拽住他:“林彦俊你别再走丢了!别离开我的视线!”


要是尤长靖也能这么说就好了。


林八哥心里想着,转过头去看尤甜心。


尤长靖手机捧着小方块录像机,表情努力而且认真,怼在离林彦俊的脸只有几厘米的地方近距离拍摄。


这样拍真的很丑哎,林彦俊想说。


你这个高度只能拍到我鼻孔,还有双下巴,你还怼得这么近拍,生怕别人看不见我黑眼圈哦?


但是林八哥并没有说。


并且在尤甜心开心招呼他和陈立农:“快来快来我们合照一张!”的时候,林八哥把脑袋凑过去,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迷人的酒窝笑。


小鬼拽着林彦俊往前走,林彦俊停了停脚步,装作在包里找东西的样子,刻意等了等甜心。


尤长靖跟上来之后,八哥放下包,自然地和甜心并肩继续走。


今日份的小心机又被林酷哥拿下了,不得了不得了。




坐过山车的时候,尤长靖死活不肯上去。


拖了一阵子,其他人都上去玩儿了,尤长靖还是在用全身抗拒这件事。


林彦俊抱臂站在尤长靖面前:“喂,尤长靖,你今天有在胆小的。”


“我不行我不行!”尤长靖弱小地蹲在地上,连连摆手欲哭无泪。


“怎样,男人没有在怕的!”林彦俊拉起尤长靖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那你陪我坐,要坐得离我远一点,我怕我会叫很大声。”甜心开口。


“好好好。”


林八哥连连妥协。


心里却很郁闷,不坐得近,怎么趁尤长靖害怕的时候抓他的手?




一整天玩下来大家都很疲乏,尤长靖的眼皮老早就开始打架,晚上一坐上车,就靠着林彦俊睡得天昏地暗。


趁着尤长靖睡着,林八哥打了打内心的小算盘:“哎我们商量一下晚上房间的分配好了。”


朱正廷还算清醒,“你就说你想和谁睡吧,我知道你处女座事儿多。”


“那就尤长靖吧,他睡觉安静不会吵到我,我们一个公司他也知道我的习惯这样子。”林八哥按计划进行。


旁边的甜心忽然动了动,咂巴咂巴嘴。


林彦俊的身体僵了僵,一动也不敢动。


好在甜心只是换了个姿势,又沉沉地睡了过去,林彦俊继续他的计划:“而且尤长靖睡觉不能有光,很麻烦,你们肯定不会想跟他睡一间的吼。”


“允了允了。”朱正廷扣上帽子,想赶紧睡一会,便急忙答应下来,“你不睡吗?我先睡了。”


林八哥摇了摇头。


车子颠簸摇晃,车上的人都七七八八地睡了过去,林彦俊也有些犯困了,偏头看了一眼尤长靖。


尤长靖抱着今天刚买的兔子玩偶,长长的黑色眼睫毛温顺地贴在眼睑,一张圆脸软萌白嫩。


八哥的心又扑通扑通地跳了好几下。


林彦俊悄悄抓住尤长靖的一只小胖爪,放在自己唇边,偷偷亲了一口。







尤长靖睡得迷迷糊糊,被八哥拽着进了房间,把手中的兔子随意一扔,倒头就睡。


撅着屁股栽进被子里的样子实在是很搞笑。


林八哥忍不住又笑了笑,走过去把尤长靖舒舒服服地安放在床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掖了掖被角,把房间的灯调到最暗,自己换了衣服坐在床上,曲着腿刷微博玩手机。


微博里铺天盖地都是今天大家一起去环球影城被偷拍的照片和视频,酷哥搜索尤长靖这三个字,就看见无数个甜心给别人喂水的视屏。


某个粉丝还正好拍到了林彦俊在一边的眼神,皱着眉头凶巴巴的,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这个微博下面一票cp粉在哈哈哈哈。


“天呐,当着小橘的面真的好吗小尤?”


“哈哈哈哈大型出轨现场!”


“八哥眼神怕是要把坤坤给杀了哈哈哈哈哈!”


瞎哈哈哈个什么劲!


林酷哥揉了揉脑门,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那我今天施的咒语到底有没有奏效呢?


林彦俊转头看了看睡得正沉的尤甜心,陷入了无限怀疑。


“啊!”尤长靖忽然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


“怎么了?”林彦俊收回两只伸得老长的腿,身体微微向尤长靖倾斜过去。


“忘记卸妆了啦!”甜心掀开被子,踩上两只拖鞋,踢踏着向卫生间走过去,“你怎么还不卸妆?都十二点了你是要见谁啦?”


林酷哥很懒,懒得卸妆,人尽皆知。


要不是每天有尤长靖盯着他卸妆,他的皮肤肯定要差很多。


林彦俊哦了一声,放下手机,跟着尤长靖走进卫生间。


尤长靖卸妆的时候,林彦俊就撑着房门在一旁仔细看着镜子,尤长靖又白又奶,卸完妆洗完脸更是像一只胖乎乎的奶黄包。


顶着一头卷毛,尤长靖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门口的林彦俊:“我要洗澡哦,你还要看吗?”


林酷哥老脸一红:“咳咳,我发呆而已,你洗快点吼,我等你洗完也要洗澡睡觉了。”


“那你记得要卸妆。”尤长靖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小兔牙。




睡醒之后,尤长靖意识到今天要去训练了。


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床,林彦俊已经穿好了衣服,回过头来看着他:“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尤甜心开心欢呼:“什么都吃!记得拿多一点!”


趁着林彦俊去拿早饭,尤长靖起床穿好衣服,准备去化妆。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来自林超泽的视频通话请求。


尤长靖一向很害羞,没有化妆就随便抓了一只墨镜戴上,接了林超泽的视屏。


“林彦俊勒?”林超泽问。


“他去拿早餐了。”尤长靖软萌回答。


闲扯几句,林超泽怕耽误他训练,就早早挂了视频,尤长靖又坐在床上跟灵超发了会儿微信聊了会儿天,就看见林彦俊端着早饭走进来,身后跟着陈立农。


“农农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哦?”尤长靖接过早饭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打招呼。


“不早了,我出去这么久你怎么妆都没化好?”林彦俊也拿起一块三明治,咬了一口。


“林超泽刚给我发视频了啦,他们在拍团综,说很想我们。”尤长靖甜笑。


“他还问你去哪里了,我说你去拿早餐了。”尤长靖继续开口。


林八哥浑身一僵。


去拿早餐了。


他都能想象出来香蕉团综放出这一集的时候,会有多少长得俊粉丝在微博上啊啊啊啊地尖叫。


脑壳痛。


林八哥看了一眼身边露着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的陈立农,心中莫名暗爽。


哈哈,我长得俊比你奶油浓汤甜多了!




“林彦俊你要陪我去逛街嘛?”


结束一天的训练,尤长靖一边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双肩包一边头也不抬地问,“我晚上还要去看演唱会哎,你跟我一起去吗?”


林酷哥皱了皱眉:“不去吼,今天太累我要回去休息。”


“我陪你去。”陈立农走过来,一边戴上口罩一边揽住尤长靖的肩膀,“你不是说要买墨镜?我也去买一个。”


“……”林八哥沉默片刻,装作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对,我也要买墨镜,那我也一起去好了。”


“……”收到一枚来自甜心的眼刀。


范丞丞远远地摇了摇头,仿佛洞察一切。


愚蠢的人类啊!



我就看看长得俊和奶油浓汤哪个会赢!







尤长靖买了墨镜,看了演唱会,嗨皮了一个晚上,心满意足地回到了酒店里。


陪着甜心玩了一整天,林彦俊累得不行,上下眼皮直打架。


看见八哥困到不行的样子,尤甜心有点心疼,催着他洗脸洗澡上床睡觉,顺带还给他关灯带门:“林彦俊,你早点睡哦。”


“你去哪?”林彦俊勉强撑开眼皮。


“我倒时差有点睡不着,怕吵到你,我去隔壁找justin玩一会儿,你先睡。”尤长靖的脸透过走廊里的黄色暖光灯,模模糊糊地映在林彦俊的眸子里。


“我不是很困。”林彦俊强撑着坐起身子,“陪我聊会天。”


尤长靖哦了一声,乖乖地重新钻回房间里。


估计是看了演唱会太亢奋,尤长靖一直在哼一些有的没的的歌,晃着小短腿抱着昨天刚买的兔子躺在床上。


“这个兔子和你有在像的。”林彦俊歪头看了尤长靖一眼,开口。


“网上很多粉丝拿我做它的表情包。”尤长靖笑着举起兔子,转过头和林彦俊解释。


林彦俊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床头灯,掏出手机:“给我照一张。”


于是第二天,八哥的粉丝惊喜地发现,我八哥终于更博了!


基本上是跟尤长靖还有陈立农一起去玩的时候和在酒店里拍的一些照片,只有第九张照片,孤零零地摆着一只小兔子,藏在枕头后面,表情和某位尤姓甜心出奇地一致。


八哥心想,长得俊是时候给点糖了,就看这点小巧思谁能最先看破。






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训练,尤长靖作为团队里的vocal,嗓子有点吃不消,整天都在咳嗽。


灵超最近也常跟尤长靖打电话,尤长靖软软糯糯地在电话里开玩笑,辩解自己最近并没有吃很多,还聊了不少关于坤音四子出道的事情,有些有气无力。


八哥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这几天高强度的训练更加加重了,刚去药店买了点药回到酒店,就看见尤长靖钻在被窝里,鼻子红红的,一看就是感冒。


“拿去,吃掉。”林彦俊把手里的药放到床头,仔细翻找了一会儿,掏出感冒药,还顺便倒了一杯温开水。


乖巧接过水,吞了药,尤长靖有点犯困。


视屏里灵超的脸忽然消失,出现了卜凡凶巴巴的二哈脸。


“尤长靖,你整啥呢?你咋又胖了?”


“哪有啦。”


尤长靖心虚狡辩,顺便看了一下旁边坐在床上玩手机的林彦俊。


生病的这几天,林彦俊确实把自己喂得很好,尤长靖知道自己肯定是长胖了。


“林彦俊,你不要帮我的吗?”尤长靖投来求救眼光。


八哥放下手机,把脑袋凑到视屏前面,极度冷酷:“信不信送你一拐?”


手机对面的卜凡被林彦俊的眼神杀到,吓得赶紧把手机还给灵超,一个劲地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凡凡怕怕。


冷彦俊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挂了视频,尤长靖又看了一眼站在卫生间照镜子的林八哥,软糯开口:“你不是腰痛吗?躺着好好休息吧。”


林彦俊意外的听话,乖乖回到床上钻进被窝里。


“林彦俊今天好听话哦。”尤长靖傻笑,露出两颗小兔牙。


林八哥也跟着笑了。


酒窝开关名不虚传。


尤长靖满意地心想。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尤长靖的呢?


无边的黑暗里,林彦俊又开始每日的神游。


可能是在公司海选的时候吧,当时他还是那个又臭屁又自恋的八哥,没想到自己的队友居然有一个一百四十斤的小胖子。


肯定是靠关系进公司的吧?林彦俊心想。


但是一听到尤长靖唱歌,林彦俊有点吓到,没想到这个小胖子唱歌还这么好听。


林彦俊在公司的乐趣多了起来,大部分来自于尤长靖。


八哥最喜欢当着小胖子的面点很多外卖,看着小胖子眼巴巴地流口水却又不敢吃,也不会想到要去去告发他,那副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


没想到小胖子后来坚持了下来,瘦下来以后脸上都有棱角了,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笑起来温暖可爱迷倒一大片妹子。


林彦俊有些为当初自己的恶趣味感到内疚。好在尤长靖好像永远都是那么甜甜的和和气气的不会真的生气,对他也一直很亲近。


亲近……


林八哥心想,可能他只能接受和尤长靖使用亲近这个词吧?


毕竟自己可是一个连搭肩膀都要抖掉的制霸。


“林彦俊,你睡着了吗?”


尤长靖的声音弱弱地抵达耳膜。


就像尤长靖的性格一样。


有时候林彦俊都有些生气,尤长靖为什么总是这样胆小,在原地不敢迈出一步呢?


“没有?有事?”林彦俊冷漠开口。


“没事,就是睡不着,想问你点事情。”尤长靖拉了拉被子裹紧自己,“你那天说还会一直在我身边睡觉的,是什么意思。”


林彦俊愣了愣。


“我没有睡着啦那时候,但是我不太懂你是什么意思,农农和林超泽在我也不敢再问了。”尤长靖翻了个身,侧过来盯住林彦俊,“你真的是想跟我一直一个宿舍吗?还是想出道吗?”


林彦俊的心又砰砰砰地跳了起来,面对尤长靖的追问,他竟不知如何开口。



黑暗里,尤长靖松口。


你不愿意说就算啦。




有什么不愿意的呢?我喜欢你啊尤长靖。


林彦俊觉得着大不了是一咬牙的事情,他林制霸天不怕地不怕,能怕这个吗?


“你有喜欢的人吗?”


面对林制霸的突然发问,尤长靖明显愣了很久。


“昂……这个不能说啦。”尤长靖垂了垂眸子,声音逐渐消了下去。


“如果喜欢一个人,不告诉他的话,我觉得不ok,你说是不是?”


林彦俊向来喜欢直来直往,话不拐弯。


尤长靖心虚地把头闷进被子里:“可是喜欢一个人,就不想给他造成困扰,所以不说出来也是……”


“尤长靖。”林彦俊直接打断尤长靖的话,“你喜欢的人,是我吗?”


……


空气仿佛凝固了半分钟。


“哈哈哈……怎么可能啦……”尤长靖尴尬地笑了两声试图掩饰自己被看穿的心虚。


慌乱,不知所措。


尤长靖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是继续装作若无其事,还是赶紧从这个地方逃离?






“不可以喜欢别人。”


“尤长靖。”




“什么?”某甜心愕然。


“尤长靖,你喜欢的人,只能是我。”


“不管我脾气有多差,起床气有多重,有多幼稚,你都只能……喜欢我一个。”




“林彦俊你是不是……唔……”


“啵叽。”


“尤长靖,我好喜欢你。”


“你喝多了啦林……唔……”


林彦俊伸手扣住乱动的小肥爪,把尤长靖牢牢按在床上,开始实施蓄谋已久的亲吻。


比想象中还要甜,还要心动。




一双手悄悄地伸过来,轻轻地环住林彦俊的后脖。


“好啦林彦俊。”



“我也超级,超级喜欢你的。”